一些人(四)

我認識Daniele那年,她75歲。她說她喜歡旅行,單這次在南美已經遊歷了四個月。

我們坐在復活島海岸邊草原的石頭上,一起看暴風雨後的黃昏。

本來我已經離開海岸旁邊的大草原,只是走錯路。往回走,就看見一個有點年紀的女士站在草原高處,迎風望著海和天。海風把她帽子下散出來的頭髮吹亂了點,是灰白的頭髮。她向我友善的微笑,我回了一聲招呼。

「這海洋好美啊,是不是?」以讚嘆的語氣說出來的是英語,但濃重的口音和反問的句式都是法語無誤。

她說英語有點困難,我便以蹩腳法語跟她說話。

樣子大概是六十歲左右的年紀,身型瘦削,個子不高;穿著輕便裝束和運動鞋。如果不是因為她的眼鏡看得出來是個老花鏡,外型可能還更年輕一點。

整天的狂風暴雨終於褪去,海洋上一片片銀色鱗片載浮載沉,繚繞著眼睛。

「下午還在下大雨的時候,誰會想到今天的雨後黃昏這麼美呢!」我說。

她說她從民宿出來時,忘了帶照相機。我說可以替她拍一張,再電郵給她。

天色開始向晚,和她一起越過草地離開。中途在斜坡上稍高處,經過一個原居民的墓園,沒有華麗的裝飾,木條搭成一個個十字架,墓前都有花,像個面海的小花園。我們不約而同都說,死後能天天看海,多好。

要回島上大街Hanga Roa,所以跟她道別,便急步離開。中途經過堤岸,見太陽還未完全落下,就索性坐在堤岸邊多看一會。這時,Daniele也剛好跟上來了,我們又再次並肩坐著,直至太陽差不多全落下來。就在這時,不知怎的就覺得她有點寂寞,便提議第二天晚上,相約在這堤岸旁邊的餐廳見面,一起吃飯。她欣然說好。

第二天晚上8:00,在餐廳坐下來。她來到的時候,走路好像比昨天慢了一點,左顧右盼了一會才在餐廳找到我,估計她眼睛在昏暗環境可能不太靈敏。昨天和她在一起時好像沒有怎麼注意到。

這晚我們有更多時間聊天。

前一天看日落時,她說起自己的遊歷,已經很佩服她。來到復活島前,她在玻利維亞的Sajama國家公園待了一段時間,她說那裡很美,我會喜歡,著我一定要去。復活島後,她打算去智利的Atacama沙漠。這次是她第二、三次來南美,每次她都停留幾個月。她本來不懂西班牙文,但法文和西文同源,她來到這邊天天讀報,現在閱讀和會話都足夠旅行用了。她背包裡真的帶著一份當地報章,可以隨時拿出來讀。她身體還相當健壯,只是背痛常纏繞她。

她一直都是獨自旅行,沒有旅伴。我以為她是獨身,後來才知道,她丈夫早年去世,沒有子女。不過她說丈夫年紀比她大很多,是個教書先生。即使他在生時,也不喜歡旅行。很早年,她已經常常離開丈夫獨自去印度,一去也是半年、大半年。她說她愛自由,喜歡交朋友。在外旅行,常在路上或她住的旅舍遇到比她年輕的人,認識了不少朋友。大家偶然以電郵通訊,互相問候。聖誕新年這些日子,總會有些多年前路上遇到的朋友給她發訊息,她在老家的姪女兒也會發訊問候。

這個年紀,還有健康、金錢、朋友­,活得逍遙自在,享受自由,像有一個永不完結的假期,十分羨慕她。我特別有興趣問她往後的旅行計劃。

她停停,若有所思的說:她想回家。

她說,一個人旅行,其實很寂寞。沒錯,路上會遇到朋友,會以電郵通訊,但這些都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是沒有真正connection 的人。她的姪女兒在老家Brittany,起碼也是個和她有血緣關係的人。上一次她從南美回老家時,她從家裡出來丟垃圾,鄰居說很久沒見過她,談了幾句。她覺得這也是一種connection,一種在外跑沒有的歸屬感。

在路上,離家千萬里,她有能力照顧自己;「但是,」她跟我說,「其實我有時也希望有人照顧。」我無言以對。

她說,在南美再遊歷多幾個月,她就會回BrittanyBrittany的海岸很美,像復活島,她邀請我有機會到Brittany探望她。

談到十時多,感到她樣子有點累,也擔心她要回去山上的民宿會困難。剛看到餐廳外一輛計程車經過,連忙跑出去替她截了。她跟在後面,心急起來,在昏暗的餐廳內跌倒了。匆匆爬起來,就和我道別上了計程車。來不及問她有沒有受傷,看來她應該撞傷了一點點。

相隔一個多星期,我在智利的Atacama沙漠收到她的電郵。她說: Where are you? Always happy with a lovely smile, the life is good!!!  With the blue sky, here is very pleasant. Tomorrow I go back Valparaiso, then?? North or South??’。果然是隻沒有腳的鳥。

又過了一個月,是新一年了。我已回家,她還在南美,但也快將回法國。她說: This time I feel happy to go back.  I start to know South America, younger it would be different.but I have to accept I cant do like before.another way of the life, with a lot of remembers (memories). 。我回說,離開這麼久,回家的感覺一定很好。但誰曉得呢?或許很快你又想再出走,回到旅行的路上去。

半年後的六月,Daniele從老家發電郵給我,像每次一樣,她一定先問我的生活可快樂。她說,九月她就會回玻利維亞和秘魯,還要去一些其他地方,不過她還未知道是哪裡。她說: I will love to go and not to know, fancy life.’。這次她署名 Daniele, not young woman’。我跟她說,她還是個 young at heart’,我說常記起我和她在復活島並肩看黃昏,又跟她說起自己近月在緬甸和一個法國男生看日落時,男生跟我說要 profiter du moment’(活在當下),希望她也一樣。

她到玻利維亞前,有一天發電郵給我,說這次回南美也不知會去多久。她背痛,但也不能等背不痛才起行。她說, Do everything you want to do in your life, after is too late (before it is too late)but I am happy with projets (plans).

此後,再沒有Daniele的消息。

IMG_0357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