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人(三)

他說,他的樣子不像典型南美人。他的朋友常笑說他像Jackie Chan。我反應很大,認真地跟他說:「不要像Jackie Chan!」。又因為他在醫院扮小丑娛樂小朋友,所以口袋裡常有個小丑鼻子。我說要給他拍張照,他說要先裝上假鼻子才給我拍,說這個才是他。

Carlos是我在Manizales街上認識的。他從後叫著我搭訕的一刻,很像典型的街頭騙案,他當然也可能是壞人,但我當時反正就相信他了。

我是因著咖啡而來Manizales。從哥倫比亞首都Bogota來這裡,坐上一架只有36個座位和一個服務員的螺旋槳飛機。一小時後,到達Manizales的小機場。下機直接來到市內位於菜市場 (Main market) 旁的吉普車站。因為開往咖啡園的吉普車還要等兩個小時才來,便在菜市場側邊的街道逛逛。

在這小城市裡獨自走,警覺性自然提高,所以在街上盡量低調,只拍幾張照片便把照相機藏在外套裡。可是亞洲人面孔畢竟太矚目,聽到一男一女分別向著我說 china’,又看到幾個看來不像善類的人盯著我,唯有裝作看不見聽不到繼續走;不過想到是大白天,始終不會太危險;遠離了那幾個人,忍不住又就再舉機多拍幾張照片。

突然,後面有一個男生用英文跟我說話,叫我趕快藏起照相機。我竟也想也沒想就聽他的,乖乖把照相機收起來。

他這才介紹自己,叫Carlos,是附近小區的居民。他解釋說,只是想提醒我其實這邊不大安全。他說拿著照相機在菜市場拍照,隨時有機會被搶;反正他正沒事,可以陪我走一段路。於是我們就在大路上走。

Carlos說很想學好英語,想跟我練練英語,但在這個小城市不容易,只能靠聽英語流行曲。他說很羨慕我能說得流利英語,問我怎樣才能說得更好,一時我也不知如何回應,畢竟大家的語言環境太不一樣。

Carlos說,讀工程出身的他,學歷比一般人高,工作卻比別人難找。要找理想的工作,要到大城市,他卻因種種原因未能成事。我猜想,他想辦法學好英語,可能就是希望多找到點工作機會。

說著說著,一位帶著孩子的太太迎面而來,神情緊張的指著另一頭,向我們說了一些什麼話,我只聽懂她說 peligroso’,即是「危險」,我本能反應即時警覺,望望CarlosCarlos解釋說,那太太只想好意提醒,再往前邊走的那個區域不安全。原來他們居住的小區San Jose快要清拆起高樓,舊房拆掉新房未建,San Jose便成了九反之地,治安不靖,不宜進去。我想起剛才叫我 china 的人,便問Carlos他們是善意還是惡意。他說這裡亞洲遊客實在太少,街上的人一般只是對亞洲人好奇,也不一定有甚麼意圖。

雖然這城市面積不大,但總算是個城市,Carlos卻好像相識滿天下。跟他在街上走,走到哪裡都有人打招呼聊天。走到另一邊,Carlos又遇到一對老夫婦。那老婦給Carlos派了一個單張,原來是關於San Jose舊區清拆和發展的座談。想不到舊區重建再發展的問題,在世界各地都一樣,小市民在重建的過程中只能努力用自己的方式爭取參與。Carlos說,他們不想看見社區變成只有金錢和高樓大廈的陌生地方。

走到這裡,我也是時候回去吉普車站上車到咖啡園,便跟Carlos約定,離開咖啡園那天,他再帶我到Manizales的舊城區走走。有他這個老街坊在,在Manizales哪裡逛都不怕。

幾天後坐咖啡園的車回市區去。Carlos先帶我到老舊的菜市場一角,看一個活動企劃。居民把街市內一些角落當作展覽場地,展出標本藝術家的作品。牆壁上畫了孩子的塗鴉,一角變成兒童圖書館,一些孩子又把自製的植物護理產品放著寄賣,推廣環境和持續發展,有創意又有意義。

299326_10150331252656225_358481549_n

我們一起往山上走,俯瞰Manizales山區周邊的景色。這山上有一座紀念碑,Carlos和我看著看著,湊巧碰到一群十六、七歲的中學生。初時這群年輕人推推讓讓,也不知他們打算怎樣。後來他們推舉了一個英語最好的女孩來搭訕,才知道原來他們對我這麼一個從陌生地方來的旅人好奇,想知道關於我的地方的事。漸漸他們不再害羞,一湧而上,紛紛圍著我問東問西,又要我拿香港的硬幣給他們看,又排隊找我合照,還要求我逐一為他們寫上中文名字。待我逐一為他們起了個中文名字,他們才肯離去。我跟Carlos笑說,我不是「Jackie Chan」,但在這兒也變成大明星了。

341267_10150327674786225_550840990_o-2這群中學生坐上了大巴,遠遠還繼續從窗口伸頭揮手向我道別。和Carlos在這裡碰上他們,感受很深刻。我認識的十六、七歲的年輕人,已經相當成熟世故;Manizales的這群年輕人卻表現得還像天真幼嫩的孩子。他們向我這個異鄉人問好時,神情非常誠摯;從我手中拿到自己的中文名字時,更像收到一份難得的禮物。我沒想過,自己做一件毫不費勁的小事,居然可以令人樂上半天。這麼容易便令人感到滿足和快樂,不是很好嗎?我跟Carlos說,這件「小事」比我每天在香港幹著的「大事」有意義何止千百倍。再看看Carlos,他也和這群年輕人一樣在這個小城市成長,或許是生活比較簡單,在我看來,他也是一個達知足的人。可是生活始終迫人,在他微笑的臉上,偶然還是看到落寞的神情。

午飯後,我們到University of Caldes參加關於San Jose社區重建的座談。 Carlos一個朋友是講者,他開玩笑說我可以扮成中國專家代表發言。這個座談全場滿座,令我很感意外。除了San Jose居民的參與,在座大部分是這裡的大學生。他們不是來拿學分,而是認真的參與討論,令我感到這城市的前途還是很有希望。

座談未完,我便趕著要到機場。Carlos送我離開時,我問他為什麼花這麼多時間帶我去那麼「不遊客」的地方,而不是帶我去看Manizales人引以為傲的景點。他說自己對社區和這城市充滿感情,所以常參與社區活動。他希望我這個遠道而來的陌生人,可以真實地認識他熱愛的地方。

通過Carlos,我走進了Manizales人的生活裡;為著San Jose的前景,我也擔上一份心。臨走時,這位社區的「成龍大哥」Carlos說我應該要再來哥倫比亞,再來Manizales,希望我屆時看到的新San Jose,是個街坊鄰里都喜歡的社區。

carlo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