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佳節(三)

平安夜晚上抵達墨西哥城,從機場出市區的計程車經過大廣場Zocalo,繽紛的燈飾映入眼簾。與小時候在香港尖東和維港看到的燈飾比較,當然說不上令人讚嘆,以大城市的市中心來說,甚至還顯得有些簡陋,但用燈泡拼砌成的聖母聖嬰圖,一句 ‘Feliz anos nuevo’,還是增添了一點節日氣氛。晚上10:00,廣場四周的臨時小攤檔還圍著一家大小的墨西哥人,賣小吃的、賣氣球的、賣衣物的、賣玩具的,老少咸宜。玩具攤中,當然少不了南美城市裡公園廣場常見的螢光回力圈。小販把回力圈一往天上拋,圍觀的人跟著向上望,引頸以待,等回力圈良久才落下來。在旁看著,總覺得圍觀的人比那螢光圈還要有趣。

本來打算到大廣場旁邊的Metropolitan Cathedral望平安夜彌撒。墨西哥人重視傳統,對宗教也虔誠,在這個全美洲最大的古老教堂望彌撒,氣氛一定好;可是計程車司機說,彌撒晚上8:00已經開始了,來不及也沒法子,還能在大廣場上走走也不錯。平安夜是墨西哥家庭樂聚天倫的一天,餐廳早就關門,但大廣場還有小食攤營業,可以解決晚飯的問題。

坐了長時間的飛機,有點累,加上入夜在街上遊盪總是有些顧慮,便步行回不遠處的旅舍。按鈴,旅舍重門深鎖,保安員先從樓梯走下來張望一會,見是我才打開鐵閘。跟他說了聲聖誕快樂,便回房間休息。

聖誕日午後,中央歷史城區的大街小巷行人摩肩接踵。在街上和餐廳裡,墨西哥家庭都扶老攜幼的大夥兒出動。選了一間當地人喜愛的餐廳,在一棟舊建築物裡,外牆鋪了藍色圖案的白瓷磚,很有殖民地色彩。兩層高的餐廳,木樓梯挑高的天花板上懸吊著一個形狀奇特的巨大多角星吊飾,球體表面一支支錐形筒延伸出來,像流星錘。七彩繽紛的,估計是他們傳統的聖誕裝飾。

吃過午餐,隨意在城區裡逛,街道兩旁都是商店。看來現在到什麼地方都一樣了,聖誕節沒有很多宗教的氣氛,反而更有消費的氣氛。人們大包小包滿載而歸,好不歡樂。經過一座規模不大但外型古老的教堂,竟然相當寧靜,便進去參觀。

一進門,教堂裡金碧輝煌的拱頂聖壇已經吸住視線。西班牙人在美洲找到遍地黃金,就以這樣華麗的式樣在新世界建立起一個個宗教場所。除了聖壇外,教堂整體還是昏暗,播著莊嚴的聖歌,寥寥幾個老人跪在座椅前的墊子虔誠祈禱。望著神壇,本來沒有什麼東西觸動我,但這刻竟然掉下淚來。從來只覺得只有靈魂脆弱的人,在神壇前仰望才會感到敬畏或感動。也許我一直連自己也騙倒了。離開時在教堂庭院看見一個無家者,給了她一點錢,說句聖誕快樂。像在教堂外消費購物的人一樣,或許物質能為她帶來片刻快樂。

當晚為自己預備了一個聖誕特備節目,沾點節日氣氛。

來到市內面積最大的Alameda公園,公園的小山崗上有一座殖民地建築的城堡,外型有點像個小皇宮。聖誕夜,射燈把城堡照成霓虹藍的色彩。城堡旁已搭建起臨時舞台,著名的舞團Ballet Folklorico在這個特設的露天場地演出。節目在傳統舞蹈中融入了聖誕主題故事和習俗,舞台佈景和舞蹈員的服飾鮮艷華麗。一幕,從城堡高處垂吊一個多角星球體下來,扮演小女孩的舞蹈員圍繞在球體下面矇眼拿棍子嘗試打破球體,終於知道這個叫pinada的裝飾在墨西哥聖誕傳統中是個什麼玩意兒。

帶著歡快的心情從小山崗走下來,腦裡還縈繞著跳脫的墨西哥音樂。

聖誕節過去。離開墨西哥城,小鎮上的節日氣氛還沒褪去。來到Yucatan省的小鎮Merida,小廣場被外牆顏色斑斕、白式拱形樑柱的建築團團圍繞,極有西班牙小鎮風情。晚上,射燈在每棟建築的立面照射出不同的色彩效果。市政府內的大庭院還有一棵大聖誕樹。相比大都會墨西哥城,小巧別緻的小鎮似乎更能營造親切濃厚的聖誕氣氛。

12月30日晚,從墨西哥Cancun飛抵古巴夏灣拿,甫抵埗就經歷了一些不愉快事件,加上本來就不預備在夏灣拿有什麼計劃,第二天便只打算隨便在城裡逛逛,渡過一個平靜的除夕夜。

次日早上在民宿的露台吃早餐,民宿老太太可能覺得除夕夜一個人在異鄉過也太孤單,說可以為我預備晚飯一起吃,心裏感激。可是外出後也不知什麼時候回來,便婉拒了美意。

和老太太談話時,一個男住客一直在露台抽煙,好像還未睡醒的樣子。他說自己常來夏灣拿。經歷過昨晚的不愉快事件,就抓住他問安全和兌換的問題,他有一句沒一句的搭理。接著另一個荷蘭來的女生也出來吃早餐。我和女生因為都剛到,說得較投契。吃完早餐便打算出外,那個本來還沒睡醒的男人突然清醒起來,說要是我們兩個女生等他梳洗,他可以帶我們在夏灣拿走走。我和荷蘭女生既然沒有計劃,就讓他帶路了。

那男人果然是識途老馬,帶我們走的儘是本地人才去的有趣地方,避開了遊人。黃昏,坐了街渡離開夏灣拿市中心的熙來攘往,來到自成一角的Casablanca小區,異常的寧靜,像一個鄉郊小村落。在這裡,那管這是全年的第一天還是最後一天,都沒什麼意義。我們買了啤酒,面臨夏灣拿港灣,三個人就默默在海邊看那年最後一個日落,享受當下。

回到市區,那男人突然說他平常在夏灣拿住的那個民宿女主人會搞除夕派對,叫我們跟他一起到那女人處坐坐。那女人正在準備食物,也很歡迎我們晚點一起來開派對。於是我們就先回原本住的民宿休息,相約好9:00一起過去。

晚上9:00,我和荷蘭女生都把背包裡最漂亮的衣服拿出來穿上,在大廳準備就緒。9:30,奇怪那男人還沒有出來;9:45,我和荷蘭女生按捺不住,就去敲那男人的房門。沒人應門,便輕輕的試著開門。門一打開,見那男人全裸俯伏在床上,床上一片凌亂,我和荷蘭女生先嚇了一跳,對望了一下,心領神會,便躡手躡腳地走到床沿。

背部起伏,有呼吸。於是忍著不笑,又靜悄悄地走出房間,把門帶上。

其實我和荷蘭女生已經估計到了。那男人跟我們一起整天,每停下來要不是買古巴煙抽,就是買紙包飲品喝。初時不知道,只道那男人怎麼常常口渴。後來那男人在商店再買,就問他那是什麼東西。他和商店老闆交換了眼色,狡黠的笑著叫我嚐嚐。我當然知道那不是好東西,但又好奇,便輕輕啜了一口。嗯,是濃度很高的rum酒。他叫我替他拿著飲品走,迎面而過的行人都向我行注目禮,好像看到什麼有趣事。後來他拿回飲品,才跟我說,那包rum酒是便宜貨,在那裡只有大叔老伯才會喝。又給作弄了。

那男人全天不知喝了幾包,當然回到民宿就不省人事了。

我和荷蘭女生想,總不能因爲這個醉酒鬼破壞我們的除夕夜。既然民宿女主人都已經見過我們,就決定找回去。

到達後,女主人歡迎我們。民宿裡已經有幾個人,都是住在她家裡的住客,有德國來的、澳洲來的,英國來的,其餘就是我們兩個女生。這群陌生人在全年的最後一天獨自來到這個陌生城市,各種偶然把我們奇妙地在這年度之交連結起來。

拉丁跳舞音樂早響起。派對必備的酒精不缺,既然身在古巴,喝得最多的就是 ‘Cuba libre’ – Rum酒加古巴版的可樂 ‘Tukola’,加上其他酒精飲品,整晚就不斷在 ‘¡Salud!’、 ‘prost’、 ‘cheers’和「乾杯」中渡過。

晚餐預備好了,吃過晚餐繼續聊天和跳舞。

時間到了,三、二、一,陌生人互相擁抱,祝福新年快樂。

新年第一天早上,我和荷蘭女生在民宿露台上吃早餐的時候,那男人走出來抽煙,還是一副還未睡醒的樣子,然後跟我們說句遲了幾小時的:「新年快樂!」。

我和荷蘭女生會心微笑。上一年發生的事,都不提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