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吃什麼(十五)

在玻利維亞La Paz清早離開旅舍,刻意放棄旅舍供應的早餐。吃了多天一模一樣堅硬的pan, pan, pan (西班牙語「麵包」的意思)加牛油、果醬,實在刻板。根據常理,長途巴士站人流暢旺,加上乘客上車前都會盡量飽餐一頓,附近一定有很多食店,總會找到一家做早餐做得認真一點的,所以預留了充足的時間提早到達車站。

15825757_10154394288001225_8869440323311373183_n-2
玻利維亞街上麵包的攤檔把麵包堆成小山。觀察所得,他們的pan即使形狀大小有分別,做法味道還是一樣。

到達車站,極目盡是汽油站、五金店,然後是一片荒蕪。暗罵自己學不乖,在中南美跑過多次,已有很多經驗證明常理(至少是自以為的常理)不常。未來幾小時可能都要餓著肚子。或許應該在車站商店買點餅乾,充塞一下胃部,聊勝於無。

這時走到停車場,看見原來旁邊有一個小攤檔。說是攤檔可能有點說多了,其實僅僅是一張鋪了膠桌布的大桌子,幾把椅子。桌上放了幾個塑料袋,其中一個盛著一大堆麵包,是跟旅舍和所有其他地方都一樣的同款堅硬圓麵包,敢情是從菜市場直接買過來的。另外有一個袋子放著火腿片,一個放著芝士片,一個放著番茄;再有盛牛油、果醬的瓶瓶罐罐,和放淡奶和白糖的罐子。在另外一個較遠的角落,放了個大器皿,是個熱水容器。

雖然始終逃不過pan, pan, pan的命運,但有番茄、芝士和火腿片,已算不錯了。

點了「茄芝腿三文治」和咖啡。女人從熱水容器斟出咖啡,然後做三文治。我剛開始咬麵包,又來了幾個當地人。女人勤快,加上做這種三文治沒有什麼技巧可言,很快又做好了。

這時又走來兩個顧客,一個女人和一個小女孩。雖然那個女的看來有點年紀,輕微弓腰駝背,但玻利維亞海拔高日照多,加上人民普遍生活不富裕,沒有皮膚保養,所以人們的外貌一般都比真實年齡大,也不知她是女孩的祖母還是媽媽。至於那個女孩,看來大概六、七歲的年紀。兩人都跟傳統束著長辮子,穿著黑上衣長裙子,可是衣服都有點髒,甚至有點殘破,看來可能是無家者。這在玻利維亞也不罕見,街上常會看見很多女人把孩子都帶上,在街道旁邊坐著。這女人和女孩,每人手上都提著一個盛外帶食物飲品用的鐵罐子。

只見那衣服破舊的女人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銅板,遞上鐵罐子。那個女攤販好像很不樂意的接了,然後走到熱水容器那邊斟出咖啡到鐵罐子裡。取回罐子,女人跟小女孩就離開。

過了不一會兒,那個小女孩折返,手裏還是提著一個鐵罐子。她跟那個女攤販說了一點東西後,小手再遞上一個銅板。可是女攤販卻兇起來,朝女孩嚷嚷,還趕女孩離開。女孩爭持一會沒結果,終於倖倖然走開了。

在旁邊看著整個經過,心裡思潮起伏。猜想是女孩回來想多要一些咖啡,也不知道是她再付的金額還不足夠,還是她希望多斟一點,反正攤販就是沒有再給她添咖啡。這時我多恨自己聽不懂她們的說話。幾次想起來走過去干預,或是替女孩付錢,但是想到言語不通,又不肯定實際發生什麼狀況,始終沒有出手。

我什麼也沒有做到,就付錢離開了。一站起來,想起剛才女孩走開時委屈失望的眼神,非常內疚。看見貧窮和不公義,我竟袖手旁觀。至少看見攤主對女孩無禮,我可以制止,但是我什麼都沒有做到。我恨自己當了個共犯。

很想還可以做點什麼,補償剛才的視若無睹。猜想那女孩走得不遠,便從車站外走到車站裡,再從站內折返停車場,眼光不斷搜索女孩的蹤影。一直到我要上車,還在四處張望,可是再也找不到那個女孩。

整段車程,一直耿耿於懷,於心不安。

從此,沒有資格再抱怨每天的早餐吃著一樣的東西。

15894870_10154403801416225_6567417598500625069_n-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