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保平安(十)

有一次在日本淡路島,去看一座建築師安藤忠雄設計的寺院。寺院的神壇前放了幾個御守在發賣。平常在神社寺院常看見的御守有保守健康的、保守愛情的,或是事業學業的,也有保守駕駛安全的。在這裡,有保守旅行安全的。

對購物和收集物件的興趣已大減。這個御守,留在神壇前;但拍了這個御守的一張照片,希望也能在未來的路上一直保護我。

多年來走過世界各地,真正凶險的事都沒有找上門來,非常幸運;深明如此幸運非必然。保重性命身體以外,單獨在外跑江湖,也得時常警覺,盡量確保錢財證件力保不失。可是失守的機會還是有的。萬一遇到這些不幸事情,就當是訓練應變和獨立能力的真實環境吧。

**********

人物:亞洲女子一名(事主)、情侶一對、民宿老伯一名、青年一名

時間:某年12月30日晚上8時許

地點:古巴夏灣拿街頭,民宿門前

背景:一名亞洲女子傍晚乘坐班機從墨西哥Cancun飛抵古巴Havana機場,入境幾經折騰後,在機場兌換了古巴遊客專用貨幣(CUC,面值與美金相同),便身懷巨額現金乘的士前往事前預訂好的民宿。經與機場的士司機議價後,以25 CUC達成交易。到達夏灣拿市區天色已黑。抵達民宿門前,司機收取30 CUC後拒絕找續,表示5 CUC為小費,分明欺負事主弱女一名。事主寧死不從,結果司機粗暴把5 CUC擲向事主,令事主心情非常不爽。

案情:

(1) 事主拿著預訂民宿的電郵,上註有地址、電話和民宿主人姓名。在細心核對門牌後,打算按門鈴,一時卻找不到(因事主身材矮小,而且街上照明不佳)。

(2) 此時一對情侶路過,以簡單英語向事主查詢是否需要協助。事主道明情況後,情侶拿出電話,打算替事主致電民宿主人協助。

(3) 此時,又有一名熱心青年經過,查詢發生何事,情侶與青年以西班牙語一輪交談,按照該青年的身體語言,以及及後以英語向事主的解說,似乎意指該民宿為他家經營。情侶遂把事主交托青年後離開。

(4) 青年替事主按門鈴,相隔約一分鐘後,一名行動不便的老伯下樓開門,其時青年以不算太差的英語交代 (或引導事主相信) 他與老伯的關係為父子。

(5) 老伯開門後,青年與老伯熱情相擁,然後以西班牙語熱烈交談,青年替事主攜行李上樓。

(6) 青年上樓後繼續與老伯交談,先向事主拿取護照交予老伯登記,再吩咐老伯帶事主察看房間是否合意,行李暫存客廳。

(7) 事主對房間向來不講究,並擔心行李無人看管,於是迅速回客廳請青年把行李送入房間。

(8) 行李安頓後,青年又和老伯短暫交談,之後向事主表示民宿的露台環境清幽,並帶領事主到露台視察。老伯因行動不便,未有跟隨。青年說話內容無聊,事主想回房休息。

(9) 此時青年又帶領事主回到房間,向事主表示要先收取房費,並詢問事主預計住宿的日數。事主表示暫定三天,於是從收藏在外衣內的腰包抽取三天房費共75 CUC交予青年。事主拿取房費期間,青年一直待在旁邊,事主略感不安。

(10) 青年離房後,事主稍事執拾行李。步出房間後,老伯在露台。事主遂與老伯以事主的極有限西文和老伯的極有限英語談天。事主不肯定老伯是否民宿主人,故向老伯查詢青年是否其兒子,並是真正的民宿主人。老伯搖頭,指青年並非其兒子。事主再次以西文及英語再問,老伯還是搖頭。當然,青年此時已去如黃鶴。

(11) 此時事主頓感晴天霹靂,以哭腔向老伯表示已向青年支付三天房費。

(12) 在這重要時刻,老伯竟多次徐徐吐出 ‘Take it easy’三個英文字,並配合相應動作,雙手連環向下按。許是面前的事主表現已幾近崩潰,老伯遂突然想起這三個英文字應急。

(13) 老伯安慰事主後,致電其真正兒子。十多分鐘後兒子回來,發現癱坐在沙發上的事主。了解案情後,以可溝通的英語向事主表示,此事實屬不幸,事主可繼續住宿其家,並免收期間房費。 ‘Just make yourself at home’,真兒子說。事主深感不安,因75 CUC可能是一般古巴人兩個多月工資,因此再三確認。兒子表示,正所謂「年尾流流」,要事主去警署報案認人甚為不便,就此作罷,事主也毋需太過介懷。事主遂惴惴不安的躲回房間,幾近啜泣,渡過在Havana的第一個晚上。

結論:

古巴警訊主持人表示-

在這宗騙案中,匪徒看穿事主不諳西語的弱點,加上初抵當地,不了解文化,便迅速把握機會,訛稱與民宿主人為父子關係,詐騙事主金錢。在上述案情(6)期間,匪徒明顯有意試圖引開事主,利用事主離開行李的短暫時間偷竊,可惜事主迅速回到客廳拿取行李,匪徒未能得逞。

古巴警訊主持人呼籲-

(1) 市民出外旅遊期間,切記保持警覺。無論心情多麼不爽,精神多麼萎靡,也要高度警剔。

(2) 出外不能隨便輕信別人,即使對方看來多麼熱情友善,也要保持適度的防範之心。如有任何合理懷疑,便應立即與對方保持距離。

(3) 行李永遠在視線範圍,一分鐘也不能離開。

(4) 交付房費時,永遠要求到正式的收銀處交收,並即時發出收據。

(5) 去中南美旅行,還是學好西語吧!

後記:

這是在外地獨自旅行的第一次不愉快經歷,也是很好的教訓。假如當時心思較細密,應可看出點點破綻。只是西語確實不好,判斷時假定是因為語言關係,並未真正起疑心。這件事在剛抵達Havana便發生,本來該對古巴人的印象大打折扣,但最初碰到的那對情侶確是熱情幫忙;而民宿老伯和真兒子的樂觀慷慨,更令我十分驚訝。以我們的生活水平,75 CUC是損失,但並非大金額;但對民宿主人來說,是個大數目;據說古巴政府對開設民宿的「個體戶」徵收重稅。我有入住紀錄,他們不收我房費還是得繳稅款。他們二話不說叫我不用付房費,實在令人難以心安,所以離開民宿當日,還是把房費如數支付他們;但老伯仍然十分仗義,最後只收取了三分二房費,留下一些退回給我旁身,令我十分感動。

自此常提醒自己:每一個國家有好人壞人,有安全有危險,不應因為少數的不愉快事件就胡亂為某些地方和其人民下判斷。

774333_10151267226096225_2094067799_o-2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