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保平安(九)

安全意識和警覺性,是旅行時帶在身上的最佳護身符。

只是,護身符不能化解個人缺憾所引致的困境。

承襲了「路痴」這個遺傳病,大約8歲才算學懂分辨左右。很小時就發現母親有怪毛病,在陌生的地方,出大門口尚未辨明方向,想也不想就會自動導航向左走,所以我總是向右走。

不會辨路,偏偏卻最喜歡走路。旅行時,只要是大概一小時的腳程,都算是能走的距離。不趕時間的話,都會用腳走。不過找路跟迷路的時間當然要另行計算。除了方向感薄弱,讀地圖能力也異常欠佳,總是讀錯地圖,看了地圖反而更容易迷路。還有距離感的問題,100米、500米、1公里到底有多遠,從無辦法掌握。多年前在北京,常向當地人問路,他們的答案往往令人瞪目结舌。問他們一個地方在那裡,他們像內置google maps一樣精準迅速的給你答案:向北走一公里外就到、向西走700米再向南走500米就是了。很快就明白他們這個特異功能的由來-紫禁城是北京的中心,以此為座標,東南西北就容易找出來。但他們這樣的答案,對一個既沒方向感也沒距離感的外來人來說,說了等於沒說。

大部分情況下,迷路沒有什麼,不會構成什麼安全問題,最多只是帶來不便,多走一點冤枉路,多用一點時間。迷路甚至增添不少旅行的趣味,意外發掘行程以外的驚喜。刻意放下地圖,不辨方向,隨感覺走,是很好的旅行方式;所以還是會繼續走路和迷路。

**********

厄瓜多爾一個叫Mindo的地方,是個雲林(cloud forest)。走進雲林裡,可以觀察很多當地獨有的生態。那裡有一個蝴蝶園,蝴蝶園裡除了蝴蝶,還有美麗神奇的小動物-蜂鳥。鎮裏還有一個朱古力廠。一個小小的地方,竟然有那麼多新奇事物,便從Quito坐兩個小時車去了。

DSC03097到達後才找地方落腳。這地方的房子都是木材搭建的,結構簡單但完全融入當地環境,一家家像森林精靈住的小房子,他們叫cabana。找到一個由觀鳥導遊開設的旅舍,裡邊建了五、六家外型一致的cabanas。他家地方大,便悉心設計木房子四周的花圃。不用帶人觀鳥時,就拿起工具建造自己的花圃迷宮。晚上從外面回來時在他的花圃蜿蜒曲折的小徑之間轉來轉去,每次兜兜轉轉才能找回自己住的那家木房子,感覺像住進小說裡的桃花島上去了。

Mindo是個只有一條大街的小鎮。放下行李後,旅舍的主人給我一個簡單手繪地圖,標示了大街、他的旅舍、Butterfly farm跟朱古力廠的位置。很清晰,的確只需要知道這幾個地方的位置;進入雲林觀鳥的話,他會當嚮導帶我進去。

DSC03273早上11:00左右出發,走出他的旅舍,就徒步到鎮外的Butterfly farm。是一條山路,間或有汽車經過。隔一會兒,看到馬羊在河邊的草地上吃草。沿途還真看到比掌心還大、色彩繽紛的蝴蝶盤桓在路邊的花草叢間翩翩起舞。

大半個小時,還是一條直路,沒有分岔。一個人都沒有,也已經很久沒有車子經過。地圖沒說Butterfly farm在鎮外多遠,不知道還要走多久。

越走越熱,但我的風衣需要用來掩護我衣服下藏著的證件和鈔票,不能脫。

DSC02958拐彎處有一家農舍,想進去問一下還要走多久,但閘口有守門狗,閘口跟農舍入口距離還差得遠。過不了農舍犬這一關。

終於覺得不對勁走回頭了,但已經在烈日下走了一個多小時。

其實走大半個小時後就知道不對勁。雖然沒有什麼確實的證據,但感覺就是不對,渺無人煙得不正常。不過見山明水秀就一直走下去。而且,有件事早想起來了,只是不願面對和接受自己的殘缺…….

DSC02957回帶:一出旅舍,只有左右兩邊。我向右走-從小的自動導航訓練。

結果花了另外一個多小時回到旅舍,從起步點再開始,然後重新選一次要走的方向。這次聽母親的話-向左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