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睡那兒(五)

旅行時找旅舍當然為了睡,但睡覺以外,在外跑了一整天,風塵僕僕,回旅舍如能痛快洗個澡最幸福。

不過,旅舍的洗澡設施一般條件有限,不能奢求。

有次旅行幾星期回家,打開水龍頭,熱水柱從花灑直射下來的一瞬,驚覺淋個水力足、水溫熱的浴,竟是至高無上的享受。那刻差點想高呼「I love Hong Kong!」- 有水洗澡也不是必然的。

在日本和摩洛哥,還有流行澡堂的,索性不在旅舍裡洗澡。問問前台附近那裡有公眾澡堂,每天就在外面泡過夠。澡堂不像淋浴間地方小,可從頭頂到小腳趾徹徹底底底把自己洗擦乾淨,泡多久也沒人管。

一個旅舍對住客夠不夠體貼,看看洗澡設施就知道。掛鉤、擺放沐浴用品和乾淨衣服的層架的數量和位置都講究。這些配件設計不周到,住客洗澡洗得手忙腳亂,無法暢快。

旅舍有乾髮機是bonus。為了方便,我早已蓄短髮。

女生在外跑久了,外型容易日久失修,尤其住旅舍,在共用浴室不便修理自己的容貌。由衷佩服日韓女生,常常貼著面膜面不改容(當然,因為根本看不到臉)地在旅舍裡四處走動。她們跑到世界盡頭也不會放棄美白。

**********

1505391_10152558233141225_9055397009771370217_n除了睡覺洗澡,住旅舍還是旅程體驗的一部分,所以旅舍的氣氛也重要。從來不大喜歡party hostel,節慶時間想熱鬧一下才例外。當然旅舍太安靜有時也不好。有一次在哥倫比亞一個私人莊園,整家guesthouse不知何故只我一人入住,連前台的人也不留夜,我倒像是替人家看房子。

有廚房的旅舍特別有氣氛。旅舍的社交生活差不多都圍繞在廚房或餐廳裡。很多旅人省錢或吃膩當地食物都會自己煮食。我不煮食,但路上認識的朋友從不吝嗇,常賜飯給我。

那年在厄瓜多爾Mindo認識的兩個法國女生Jade和Marie,回Quito後邀請我到她們的旅舍一起做晚飯。在菜市場買菜後在大廚房做paella和apple crumble,並和旅舍內其他幾個旅人和旅舍主人圍枱分享。法國女孩做的菜固然非同凡響,更難忘的是幾個陌生人在美食和紅酒之間談笑渡過愉快的一夜。

303950_10150332650886225_598439702_n

多年來在旅舍裡碰到的人,豐富了我的生命,令我見到更寬廣的世界。在Quito旅舍的屋頂上,一個讀Natural Science的德國男生一邊和我看著山城從白天變成黑夜,一邊喝啤酒、談政治、談環保、談人類的未來。一個晚上,在智利Atacama Desert小鎮San Pedro的旅舍裡,漫天星空,坐在木和茅草搭建成的棚架下,一個法國鄉郊小鎮的麵包師傅以不流利的英語告訴我如何離開成長的地方,放棄職業,遊歷世界。

339010_10150317302641225_223926000_o每一個在旅舍裡遇到的人,令我看到生活的種種可能性。只要你肯張開眼睛,世界真的無限大,而旅舍是張看世界的窗口。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