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睡那兒(四)

雖說對住宿不算講究,也能屈能伸;但旅舍住得多了,偏好還是有的。

住旅舍當然主要是為了找個被鋪,睡眠休息。人生中一件要感謝父母的事,是生成一個sleeping baby。大部分環境下都能睡,旅途上累起來,甚至站著也能睡(當然在陌生環境睡得太熟也是一種危險)。坐長途車時,路上如何顛簸都能好夢正酣,腦袋晃得東歪西倒。一次真的太累太累,腦瓜撞到玻璃上去,疼醒了轉瞬又繼續睡,如是多次。結果醒來時額頭腫起的大疙瘩幾天也不消退,可見連環撞擊的衝力甚巨。

想省錢住dormitory,能睡會睡是個優勢。同房人雜,整晚有人在房間進進出出是無法控制的事。在那種party hostel,凌晨後才出去喝酒的有之,喝完酒回來發瘋的有之,甚至hostel的庭院或餐廳就是partying的地方,音樂播到通宵達旦。容易給吵醒又不易再入睡的人,還是多花點錢找家酒店好。

有時即使遇上有公德的住客,也不保證一睡到天明。在京都住過百年傳統町屋改成的旅舍,任憑住客如何盡量降低聲量,只要有人趟開和室隔扇或在木地板上走過,咿啞作響的聲音還是傳遍樓層。睡覺道行夠高的人才可照睡如儀。

旅舍只是旅人暫時的居所,來去匆匆是常事。同房趕車趕飛機,半夜起床開燈收拾行囊;那包裹東西時膠袋沙沙作響的聲音,最令我抓狂。

找旅舍,位置方便是考慮,但同時有噪音的問題。外國很多地方沒有空調,房間通風只靠開窗,街外人聲車聲不免跑進來。一次在馬德里,老建築改成的旅舍在大街上。凌晨5:55,喝酒喝通頂的一群醉漢興致大發引吭高歌,唱至激動處還丟酒瓶增添氣氛,整個房間的人都給吵醒了。無奈,我唯有拿手機在窗口拍張馬德里黑夜與日出之間的照片立為存照。又有在秘魯Cusco的旅舍,在市廣場周邊,但隱於巷尾,日間相當寧靜。怎料旁邊的老房子晚上變身夜店,入夜後七彩鐳射燈透過窗戶在房間牆壁上四處掃射,加上節奏澎拜的跳舞音樂,住客猶如置身disco,被迫狂歡。

也不是每次在睡夢中被吵醒都惹人討厭。住在摩洛哥Marrakesh古城外的Young and Happy Hostel,每天清早6:00,都會被啼嗒啼嗒的蹄聲吵醒,是販賣營生的小販拉馬車驢車進古城工作去。被這樣悅耳的聲音叫起床,遠勝在城市給手機的電子鈴聲吵醒。

12631334_10153509991971225_2390696991627118546_n除了周邊環境,能否睡個好覺還看睡床。可以選的話bunk bed我愛睡下層。除了整理行李取東西方便,還有一個考慮:每家旅舍bunkbed的爬梯都不一樣,睡上層晚上爬下床,睡眼惺忪又不能亮燈,易出意外。有些木造的bunk bed很堅固,即使大個子爬到上層,床架仍然穩如泰山。有些用料輕飄飄的,上層的人攀上攀下,床架跟著像地震般抖動,挺擾人。

在越南峴港住過一家旅舍,索性不用bunk bed,就在房間內建成一列固定的、上下兩層的盒子。盒子每個緊貼,像堆疊整齊成兩層的鞋盒子。盒子朝走道開口,用布簾遮閉。與其說是bunk bed,其實就是每人一個只有床褥大小的小房間。上層的住客出入用掛在走道的樓梯,不會騷擾到下層了。這種聰明的設計除在峴港見過一次,在墨西哥城的旅舍也有住過。那旅舍樓底更高,睡上層簡直像住樹屋一樣。

23172458_10155307702671225_1544996194824150309_n睡床的床褥也有講究。軟硬程度不說,旅舍為了清潔方便,常有在床褥外包一層塑料的。睡覺翻身時,往往就感到有膠膜黏著床單,沙沙作聲,睡在上面也不通爽。

不過說到底,累的話,哪裡也能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