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睡那兒(三)

(承上回)

回到環海旅社,老伯領我走木樓梯上一層。除了走廊通道,整個上層都是用木板間成的房間。也許樓底高,同時考慮到房間的採光,所以從天花板到地板不是從頂到底一塊木板間隔;地板以上是一塊深棕色的簡陋木板,剩餘天花板以下一米多卻是精巧的縷空木雕板。因為縷空的位置多,所以白天房間還算明亮。這些縷空木板雕花式樣各有不同,也不知道是新的舊的。上層側邊還有個天台,共用廁所和浴間都在那邊。

20140906_112836 (1)雖然已有心理準備,房間的衛生狀況還是比我想像的差。床單是隨便鋪上的,不肯定有沒有更換過。很多地方也像沒怎麼打掃。床架、桌子和椅子以外,還有一個洗臉盤,正好對著房間的木百葉窗。百葉窗採光很好,加上挑高的樓底和縷空的木雕板,我還是喜歡。

安頓好後,打算洗把臉才出門。走到洗臉盤,擰開水喉開關,「嚯」的一聲,百隻小蚊滋從渠口飛湧出來,嚇得我向後彈退幾步。從此再也不敢走近洗臉盤那邊。

此後幾天連日下著滂沱大雨。有一天晚上,大雨打在樓頂和天台,聲音大得我一時無法入睡,索性躺在床上看書。突然眼角看到火光一閃,霹靂啪啦的聲音,原來是天花滲水弄得吊著的光管走火。幸好,只一下就沒有再出現。

20140906_144804 (1)薄薄的木板間隔,加上頂上縷空的木板,隔音當然不好。隔壁傳來的聲音清清楚楚。有一晚夜深,聽到隔壁兩個男人對話的聲音,說著我不認識的語言。第二天清早上洗手間,在走廊碰到隔壁一個皮膚黝黑、穿著性感鮮豔裙子的女住客剛要進房門。四目交投。

不對,「她」,其實是個穿著女裝的男性。

**********

旅社是個神祕的境域。不同背景不同身世的人,湊巧就在同一時間空間碰上、聚合,然後驟然各散分飛

住進這家旅社的外國人中,有瑞士來的漂亮女生,穿得很gypsy,準備去印度靈修。也有自稱在俄羅斯教藝術的法國人,看來很落魄,也不知在這裡待了多久,老伯說他欠房租。其他住客看起來倒像是馬來西亞的本地人,或就是來歷不明。

20140908_133438中秋夜,瑞士女生和法國人邀約一起到後街一家販賣廉宜酒精的雜貨店。店舖在門外擺放摺枱摺凳,成了露天酒吧。圓月皎潔如雪,比街燈還要明亮。

夜越深,人越聚越多。十幾個來自世界各地的陌生人,各有不同的原委湊巧在這時間來到南洋一隅。大家點到即止的只問從哪兒來到這兒,卻有默契地不再繼續追問來歷、背景,只管喝眼前的酒精。圓月的柔和光暉籠罩著這個角落。

聚合,然後離散,永不再見。因此,別問我是誰。

(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