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保平安(七)

初出茅廬的年代了。存了一點錢,跟朋友去雲南。

參觀了上虎跳峽的景區,在觀景台近距離看峽谷的滾滾江水,相當震撼。聽其他遊客說起,另外還有一個中虎跳峽,峽谷更狹窄,水流量更多更壯觀。於是就叫了車子送我們到中虎跳。

還記得是個陰天,剛下完雨。車子在公路旁停下,下車的地方什麼都沒有,連內地景區景點常見的題名字牌也欠奉,原來這裡不是一個開發景區;好處當然是不用繳付昂貴的景區入場費,但下車後我們卻不知要往那裡走。

這時一個村婦打扮的走過來,問我們是不是想去看中虎跳。她說可以領路帶我們走進中虎跳的峽谷,每人給她10元路費。她說,她本是莊稼人;前往中虎跳峽谷的路徑是她和丈夫開闢的,這是現在她家賴以為生的「生意」,所以要付錢給她。我們半信半疑,不能想像有人千辛萬苦以個人之力在峽谷修建一條道路,只為收取每人10塊路錢為收入。但既然來到這裡,我們也不知道如何走到峽谷底,就跟她走了。

徒步路徑是一條依懸崖開鑿的狹窄泥濘山路。小徑一邊是山體,另一邊就是懸崖峭壁。中段很多地方狹窄,僅足一人通過。也有些地方是懸空開鑿的,走路時得弓著腰,否則頭就會碰到岩壁。

山徑既是泥濘路,雨後就更濕滑了。一邊走一邊步步為營,深恐下坡時腳下一滑就要從懸崖掉進峽谷裡。事實上真有一次滑倒,幸好及時按著地面,沒有向旁邊滑掉。聽見下面江水澎湃滾動的聲音,心頭顫動,根本不敢向右邊的懸崖下張望。

往峽谷的路只有一條,沒有分岔。村婦一直走在前面領路。她走得很快,一直只見她的背影。一個中等身材的女人,皮膚黝黑,打扮樸實;穿著白襯衫黑褲子一雙骯髒殘舊的白布鞋,怎也不能說是徒步陡峭山路的恰當裝扮。可是她在這條又窄又滑的泥濘路上,如履平地。她話不多,有時候知道我們遠遠落後,會回頭察看。後來我們走得實在太慢,她終於停下來等我們。我們趕上的時候,她狠狠地拋下一句:你們這些從香港跟台灣來的,就是怕死。

我低頭望望。的確,我腳下穿著的雖不是專業登山靴,但總算是比較正規的球鞋,比那村婦的裝備強多了;我不否認,一直走得小心翼翼,是怕死,生怕一不小心就要掉下懸崖。是不是我的生命比這裡的人貴?難道我們這些城市來的人真的特別怕死?

在城市,我們很會營生,很懂生存的法則;我們常會嘲笑鄉下來的人沒見過世面,什麼也不懂。現在位置轉換,我連走路都沒有信心。

雖然走得慢,終究還是走到峽谷底,右邊不再是深不見底的懸崖,而是激流。洶湧的江水在身旁奔流而過,河水發出的聲響震耳欲聾。

村婦忽然停下來,目無表情的轉身望著我們說:「這裡要跳過去。」

一望她身後,嚇傻了。徒步小徑在這裡中斷了一截,兩塊大岩石中間有一個夾縫,大約是一米多一點吧。剛下完雨,岩石上還有一點點積水。

說完,她就矯捷地跳了過去。我和朋友面面相覷,向前走到夾縫邊上停下。當然,不看也知道,下面就是滾滾江水。

內心非常掙扎。跳,還是不跳?

見我們猶豫,村婦又不耐煩。觀景最好的地方在前面,你們不跳就在這裡止住好了。

目測兩石之間的距離也不是真的太大,但踏步跨過是一定不可能的,必須要雙腳分開離地躍起。誰都不能幫忙攙扶,一定得自己跳過去。

這是孤注一擲的遊戲。為了前面的風景,值得冒這個險嗎?

我吸一口氣,跳了。

年少的我,因為要親眼看有如萬馬奔騰的長江巨流,作了這樣的選擇。現在的我,可能比以前還要更怕死,村婦見了一定嗤之以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