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吃什麼(三)

如果三小時從機場出市區滿足胃部是魯莽行為,那麼有五小時該算比較理智。

很早就盤算,早上9:00從秘魯利馬機場過關出來,五小時留在機場裡太可惜。利馬不是所有地區都安全,但Miraflores外國人多,治安沒大問題,從機場坐計程車單程45分鐘就可以,時間挺充裕。

在機場坐官方計程車到Miraflores,前台會說英語的職員跟司機說好乘客要轉機,請司機預留充足時間回來。口袋裡有家口碑不錯的餐廳地址,網上說早上10:00開門,便請司機開車過去。不過網上資訊也有不準確的時候。車停下,司機去問餐廳裡的人,回來說要等中午才開門。

車子再開動,跟司機說隨便找家餐廳可以了,最重要趕得及回機場。不過言談間興起隨便多說了嘴,讓司機知道了我很愛吃ceviche,來利馬這沿海城市本來最想吃這個。司機聽說我想吃他祖國名菜,精神抖擻起來,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樣子,跟我說他知道附近那家做ceviche(註)最好,立即送我去。

(註:Ceviche是中南美國家如秘魯、哥倫比亞常見的菜式,以生魚塊拌入調味料、洋蔥、青檸等做成,配以甜薯或大玉米等,可說是南美版刺身沙律,沿海漁獲豐富的國家如秘魯做得特別出色。)

結果那家店也沒開門。

一家、兩家、三家,司機搔搔頭,額角冒汗,鍥而不捨在附近幾個區裡轉來轉去,希望為我找到一家早餐時段會開門的cevicheria。我早跟他說,我吃什麼也行,請他放棄;但他熱心,無比堅持。看著他,我想起「使命必達」四個字。我心裡想,他平日大清早大概也不會吃ceviche;正如我們早上到酒樓飲茶,也不會點蒸魚吃。他這不是mission impossible 嗎?

IMG_9707.jpg

沒想到,他的努力竟沒有白費,一家剛準備開門的cevicheria歡迎我這個異鄉人。司機向店主交代後把我交託到店裡,功成身退,自己在車子裡面等。餐廳給我準備了一大盤ceviche,很新鮮,很美味,真的口福不淺。我出去請司機喝汽水,然後他開車送我回機場。

然後,堵車。

初時他輕鬆地說,這時間不會堵太久的,儘管放心。後來他也終於開始擔心起來,找個路口,盡抄小路左穿右插,再找個街口回到高速公路直奔機場。

有驚無險的抵達機場,果然使命必達。然而他趕路時那段左拐右轉的車程,令我肚裏的ceviche差點獲利回吐。

雖然如此,仍然感謝他,為了滿足一個異鄉人吃的願望大費周章。要麼他也很愛吃,代入了我食客的角色;要麼他很愛國,為了這個來自遙遠國度、對他家鄉名菜愛戴有之的人竭盡所能。

也因為他,踏足秘魯兩個小時後,我就喜歡上這個國家。

除了ceviche,秘魯的另一國寶級飲品 ‘Pisco Sour’也不能錯過。在利馬最後幾小時到了夜店林立的Barranco區連喝三杯,然後就到機場回家去。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